年终盘点 | 2021大宗商品市场六大关键词

2021-12-28 18:46

2021年即将过去。在这一年里,受错综复杂的国际经济因素影响,国内大宗商品市场经历前所未有之波动,各方面表现可谓波澜壮阔。适逢年末,通过总结关键词,带大家回顾大宗商品市场这一年。

2021年,随着全球经济逐渐复苏,大宗商品基本延续2020年涨势,部分产品甚至涨破多年新高后高位调整震荡。例如原油今年10月涨破七年新高,而伦铜则于5月创下历史新高后持续高位震荡。

国际大宗商品之所以高烧难退,最根本的原因是供需失衡。一方面,全球主要经济体出台大规模刺激方案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市场普遍预期总需求趋于旺盛,二是全球经济在后疫情时代的需求复苏进度阶段性快于供给恢复。在此背景下,以原油为代表的能源为例,还受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大方向之下产能缩减带来的缺口影响。而铜价之所以高位震荡,部分原因是受到了新能源大力发展预期的提振。
参考文章:
行业“碳达峰” 铜需求增加几何

如果说涨价可能只是要钱,那断供可能真的要命:2021年下半年大宗需求反弹造成全球港口拥堵,由此带来海运成本的不断飙升。8月的集装箱海运费用一度飙升到十几年来的最高点,而集装箱价格的暴涨,给行业下游带来了巨大压力:港口集装箱堆积如山运输困难的同时,下游一箱难求,不少企业甚至需要赔钱维持客户。

“一箱难求”之所以长时间持续,根本原因在于新冠疫情带来的供应链重构:疫情后中国成为全球的加工厂,对海运供应链需求增长最快的地区主要集中在欧美,而这些地区目前依旧处在疫情的阴影之下,导致集装箱“有去无回”的现象一再上演,进而导致缺箱缺舱、准班率低、运价飞涨。而疫情下“一箱难求”的现象,也给供应链的脆弱敲响了警钟。
参考文章:
集装箱“一箱难求”,对大宗商品影响几何?

2021年并非所有的商品都是一片涨声,这点在国内品种体现尤为明显,无论是5月的铁矿石还是10月的煤炭,都是“冰火两重天”的走势——在一路高歌后“飞流直下三千尺”。铁矿石回到了2019年年中的水平,而煤炭则从最高点几乎腰斩。

不管是铁矿石还是煤炭,大起大落的背后逻辑异曲同工——调控!7月份之前受国内钢铁产量不断创新高的影响,铁矿石价格持续走强,但从7月份开始,受严厉控制钢铁产量,打击炒作等一系列政策的影响,铁矿石价格随即大幅回调。煤炭类似:10月以来连续的“重拳出击”有效遏制了疯涨的煤价。

“压”只能管一时,平抑行情最根本还是要在供需上做文章。2021年7月和8月大宗行情火爆之际,国家分别进行了两次有色金属大规模抛储,涉及铜、铝、锌等品种,共计抛储27万吨(7月成交10万吨,8月成交17万吨),对处于高位的大宗价格起到了有效的平抑作用。
参考文章:
两轮投储近尾声 大宗“保供稳价”能否延续

虽然大宗涨势对国内中下游造成了一定冲击,但国内一系列调控措施,最大程度降低了大宗波动对全产业链的影响。但储备投放只能一定程度上缓解供应的紧张局面,市场各参与方还需积极承担自身责任,共同应对大宗行情的挑战。

2021年,央行分别于7月15日和12月15日,两次对金融机构分别降准0.5个百分点,共计释放长期资金约2.2万亿元,支持实体经济和中小企业发展。

短期来看,包括降准在内的国内稳增长举措将不同程度地提振各类商品需求及信心;中长期来看,流动性、产业政策,以及最新的新冠奥密克戎变种等因素都会对大宗商品行情产生影响。
参考文章:
二度降准后,大宗商品市场怎么走?

“双碳”战略目标,不仅表达了中国推进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郑重承诺,同时也为我国绿色低碳转型和经济高质量发展指出方向。为了实现双碳目标,2021年9月,国务院确立了“能耗双控”路径,对“单位GDP能耗”和“能源消费总量”两个指标实施调控。能耗“双控”涉及的行业广泛,除黑色金属产业链外,还包括铁合金、电解铝、纯碱等多个商品,由此引发大宗商品供需格局被重塑的讨论。
参考文章:
煤价狂飙、电价上涨,大宗行业准备好了吗?

不管是双碳目标,还是能耗双控路径,并不会在短期内对大宗商品市场带来突变性影响,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其目标是促进各大宗商品行业实现结构优化、产能升级。对于大宗商品企业而言,这既是挑战,也蕴含着巨大的机遇,如何借势发展,考量着企业的智慧。

新的一年即将开启,面对市场的风云变幻,大宗商品企业更应该紧跟国家战略,把握好时代潮流的脉搏,努力推动绿色转型发展,实现自身市场价值,同时不可盲目跟风,做好风险管控,积极应对全球经济形势变化带来的挑战。